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长征 >

红军为什么要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

发布时间:2019-08-05 21:4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长征是指中国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中央苏区的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二方面军(第二军团和第六军团会合后组成)和第四方面军,主要是第一方面军和党中央从中央苏区向陕甘撤退和转移的历史事件,因为路程有两万五千里,又成为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国及中国大陆称之为“长征”。

  中国称之为“流窜”,台湾早期历史教科书亦曾使用该词,近年则改用“两万五千里长征”。背景1934年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动员近100万人攻打各中国控制的农村根据地,并以50万兵力重点进攻中央苏区。当时的中国领导人秦邦宪决定采纳军事顾问李德的建议,将这场战争定性为国共之间的决战,决定在之前抢先行动,发动所有红军展开全面进攻。但中央苏区只有10万左右的正规军和数万民兵,在抢险进攻后不久即遭到巨大损失。

  这时方面决定进行阵地防御,辅以“短促突击”,意图抵挡国民革命军的前进。但这个行动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不久,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府瑞金的北大门广昌陷落,红军死伤一万余人。标志着第五次反围剿战斗的失败。1934年10月,中共中央作出决定,命令红六军团撤离湘赣根据地南下,将中央红军的主力及党中央机构进行战略转移,仅留下项英、陈毅等人率领部分红军和民兵展开游击战争。

  线在长征开始的时候,中央红军实际上并没有非常明确的转移目标,在出发后部分红军将士甚至不知军队将前往何处,仅仅是盲目的逃跑。10月21日中央红军在赣县至信丰县一代突破国民革命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并沿粤赣、湘粤湘桂边西行。至11月15日突破了第二、第三道封锁线万余人。

  不久,中共中央作出决定,将部队开赴湖南西部,与红军第二、第六军团和当地武装力量汇合。但这个计划被蒋介石等人所洞悉,在红军前往湘西的必经之路上安排了大量兵力。同年12月28日,当时尚未恢复权力的在黎平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力主放弃原有的汇合计划,提议向四川、贵州边界进军,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新苏区。这个计划得到了政治局的批准。1935年1月,中央红军攻克贵州重镇遵义,,进行了10余天的休整。

  在这段时间,中共中央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旨在研判今后的军事、政治方针。这次的政治局会议上博古、李德的提议没能取得政治局大部分成员的认同,在这次会议上被重新提拔到政治局常委的领导地位上,并成为中国的领导人之一,但其实际影响力依然没有明显扩张。博古的领导人地位被张闻天取代,军事上则由周恩来进行总指挥,不久军事领导转变为三人团(、周恩来、王稼祥)负总责,并于17日会议结束后不久,命令红军西进,渡过赤水河前往川西,与张国焘领导的红军第四军团会合。

  红军(中央红军)长征的大致路线日,中央红军开始渡江西的于都河,长征开始。 1934年10月21日,在江西赣县王母渡至信丰县新田间突破第一道封锁线,沿粤赣边、湘粤边西行。 1934年11月15日,突破军第二、三道封锁线日,从广西兴安县至全州县间,以极其惨烈的代价渡过湘江。

  1934年12月上旬,从广西老山界翻越了越城岭。 1934年12月14日,占领贵州黎平县,打开通向贵州的门户。 1935年1月1日-1月3日,强渡乌江。 1935年1月7日,占领贵州遵义市。 1935年1月15日-1935年1月17日,中国中央在遵义如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由此确立了四十余年的领袖地位。 1935年1月28日-2月9日,中央红军主力部队在贵州土城与川军郭勋祺等部队激战,双方损失惨重,一渡赤水。 1935年2月28日,再占遵义城。

  1935年3月21日,由二郎滩 、九溪口、太平渡东渡赤水(四渡赤水)。 1935年3月29日-3月31日,南渡乌江。 1935年4月25日,进入云南,分三路西进。 1935年5月9日,在云南皎平渡渡过金沙江。 1935年5月25日,中央红军先遣队自四川石棉县安顺场强行渡过大渡河。 1935年5月29日,占领四川泸定县泸定桥。 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翻越四川夹金山。

  1935年6月27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翻越第二座大雪山---四川梦笔山。 1935年7月2日,翻越第三座大雪山---四川亚克夏雪山。 1935年7月6日,翻越第四座大雪山---四川昌德山。 1935年7月7日,翻越第五座大雪山---四川打古山。 1935年8月29日-8月31日,全歼堵击红军北上的胡宗南部第四十九师,打开了进军甘南的门户。 1935年10月19日,抵达吴起镇(今陕西吴旗县),中央红军长征结束。

  展开全部我认为红军进行长征有一定的必然性。它既是由于左倾错误导致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的直接原因而被迫的,更是时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客观条件的变化和内主观方面的原因决定的.

  首先、主观上,我军领导存在指导思想和战略方向上的错误,挫败是必然的。经历第5次反围剿失败之后,我方在人口、兵力锐减,经济几近崩溃,物资供应不上,根据地面积亦是锐减而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其次、客观方面,从中原军阀混战后蒋介石集团对南方根据地和红军的态度看,他们决心剿灭红军,因此红军难以再在南方存在和发展。

  第三,“九一八”事变后,救亡图存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要求,民族斗争的需要决定了党领导的南方红军必须实行战略大转移,从南方转移到北方的抗日前线。

  第四,从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来看,为了避免在不利时机与敌人决战,红军必须实行战略转移,以免在敌人进攻时使自己在军事上,政治上处于被动地位;从中国革命的特点看,红军长征顺乎当时国内变化了的形势,合乎中国革命的发展规律。

  因此,红军长征是继大革命失败后党的工作重心由城市到农村第一次战略大转移后的又一次战略大转移,是从敌人力量比较大的南方农村转移到敌人力量相对较弱的北方农村,这符合中国革命的特点和规律。

  所以,长征有着一定的历史必然性与必要性,而在长征的过程思想得到革命战争实践的检验、丰富和发展,证明了思想的正确与伟大,确立了思想的指导地位。

  展开全部由于1934年 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造成了中央苏区被四面围困。于是不得不逃离重兵包围的江西,转移到离南京千里之外的陕甘宁,来保存实力。而且途中湖南有薛岳部,广西有李宗仁和白崇禧部,四川有刘湘部的夹击,只能到陕西,而且当时陕北有刘志丹的红军接应。

  在红军长征过程中,党的政策与策略也得到了适时的调整。长征开始后,党中央逐渐排除了共产国际的影响,毅然实行与上层人物进行统一战线的政策。红军长征过程中,面对日益严重的民族危机和国内复杂的阶级矛盾,中国始终高举抗日的大旗,正确处理长征与抗日、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的关系,把红军的战略退却和北上抗日有机地结合起来。红军沿途广泛宣传中国抗日救国的主张,提出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等口号。1935年8月1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草拟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10月1日正式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和中国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在法国巴黎出版的《救国报》上发表。宣言号召全国同胞团结起来,停止内战,抗日救国,具有了上层统一战线月,中央红军长征刚刚到达陕北,中共中央就召开了著名的瓦窑堡会议,制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随后,中共中央提出联蒋抗日方针,并为此调整了各项具体政策。政策与策略的适时调整,表现出中国高超的驾驭复杂政治局面的能力,为红军长征胜利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红军长征,是在抗日救亡成为全民族最紧迫的任务、中国面临民族危亡的情况下发生的,也是在党和红军面临生死存亡严重危机的情况下发生的 红军为什么要长征?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提出了停止内战、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但蒋介石仍顽固坚持其“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调动100万大军“围剿”红军和各苏区,其中以50万兵力直逼中央苏区。在“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下,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最终失败,红军从而被迫进行战略转移。 如果继续采取为红军制订的战略战术原则,粉碎敌人的第五次大规模“围剿”是有可能的。一方面,蒋介石虽然调集了50万兵力、采取持久战和“堡垒主义”新战略,但同时也面临着财政拮据、抗日反蒋运动日益兴起、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各帝国主义国家由于在华利益不同与蒋的冲突不断加剧等严重问题。另一方面,红一方面军和中央苏区的人民群众经过多次反“围剿”斗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以为首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苏区得到巩固和扩大,经济迅速发展,红军和地方武装迅速壮大,为打破敌人的第五次“围剿”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然而,“左”倾冒险主义断送了这样的有利局面。1933年初,以博古为首的中共临时中央从上海迁入中央苏区,一味命令红军和地方武装“以革命的进攻来粉碎反革命的进攻”,竭力推行“左”倾冒险主义进攻路线。

  第一,反对实行“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主张“御敌于国门之外”。博古、李德等人无视敌强我弱的现实,照搬外国经验,反对人民战争,主张纯粹依靠主力兵团的所谓“正规”战争。黎川战斗中,红军防守兵力薄弱,认为应放弃黎川、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但“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要部队死守黎川、不能丧失苏区的一寸土地,命令红军主力在敌军主力和堡垒之间连续寻战近两个月,结果不但未能收复黎川,反而使部队遭受很大损失;

  第二,反对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主张实行“左”倾关门主义。正当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陷入被动之时,第19路军将领联合李济深等内反蒋力量,在福州成立了“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公开与政府决裂。“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拒绝了向敌人后方进攻的建议,并坚持“福建人民政府”不是革命的而拒绝支援19路军。他们命令红一方面军主力继续攻打军的堡垒阵地,使红军再次陷于困境。

  第三,反对运动战,主张实行阵地战。运动战是红军的特长,但博古、李德等人主张打阵地战,在战斗连连失利时,又由进攻中的军事冒险主义陷入了防御中的保守主义。李德提出的堡垒对堡垒和“短促突击”理论,限制了红军的机动性,使得红军不能积极、主动地调动敌人,而只能守株待兔式地等敌人出碉堡而实行“短促突击”。在历时18天的广昌保卫战中,红军毙伤俘敌2000余人,自身却伤亡5000余人,约占参战人数的五分之一。彭德怀曾批评说:“这种主观主义,是图上作业的战术家。”

  第四,没有适时举行战略转移,而是继续主张同强敌拼消耗。广昌保卫战失败后,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虽然讨论过战略转移问题,但由于意见不一致,特别是共产国际模棱两可的表态,致使军委未能果断作出决策,而是继续坚持在内线寻求粉碎敌人的“围剿”。红军奉命展开分兵作战、全线抵御,结果为敌所制,陷入了更加被动的境地。

  第五,仓促举行战略转移,致使第五次反“围剿”最终失败。在中央苏区难以继续支撑红军抗敌的情况下,“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才被迫放弃在苏区内抵御敌人的原计划,决定于1934年10月底或11月初,沿红6军团前进的路线实行战略转移,准备到湘西北与红3军和红6军团会合,尔后从外部实行反攻、恢复中央苏区。然而,在敌人于9月底向苏区中心区发起总攻时,他们既没有胆略利用敌人暂时不敢长驱直入的间隙让红军进行休整和补充,也没有采纳让红军主力牵制敌军至湖南的建议,而是被敌人的气势吓倒,仓促决定放弃中央苏区,提前一个月实行战略转移。

  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从瑞金出发,率领中央红军主力5个军团及两个军委纵队共8.6万余人,开始战略转移。至此,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反“围剿”宣告失败,中央红军长征开始。之后,红25军,红四方面军,红2、红6军团,也相继撤出鄂豫皖、川陕、湘鄂川黔苏区,踏上了长征之路。

http://hotmilktea.com/changzheng/8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